飞机杯里泡枸杞

修身养性

真实 安清♀

*是安清♀
*全篇r18注意!
*清光♀为加州清光♂的基因仿造的仿生人
*这个清骚的一批……可以按极清理解
  

魅魔清♂有
日女仆清♀有

我和老福特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链接走评论区

姗姗来迟的万圣节贺图!

拼凑的断音 安清 学pa

*短打
*算是一点日常小片段?
*关系是双箭头好兄弟?
*ooc有






柏油马路一码一码被车轮碾过,街道两旁的梧桐树早已黄了叶,金黄的落叶铺了一地,车轮碾过也只发出清脆的“咔咔”声,在安静而干净的秋日早晨格外明晰。

红色的围巾飘扬到了身后,加州清光空出一只手把它拉回来整理好,不一会儿它又不安分地蹿了回去,跟在加州清光身后一飘一荡。

晴朗的秋日的晴空和干净的早晨空气都是加州清光所喜爱的,所以他骑得并不快,悠悠地享受着这一年一度的愉悦。

转过一个街角,街口的面包店里飘出小麦和奶油的香甜香气,老板刚从炉子里端出一盘热气腾腾的牛奶烤包放在铺着格子桌布的小圆桌上。

不知道今天有没有菠萝包和草莓奶油包呢?

只不过他并不喜欢吃草莓奶油包就是了。

但是每次都还是不自禁地去想。

加州清光刚把车停放在门口,就看到黑发的少年迎面推着车小跑过来。

“清光!”

扎马尾的少年看起来十分清爽,白净的脖颈上围着奶油白的围巾,晃晃脑袋那束高马尾就会摇摇摆摆起来。

“天气变凉了呢……”

“放学一起去买稠鱼烧吧?”

“我要吃三个~”

“清光笨蛋,吃太多会胖的哦……”

“没关系没关系~”

*
等加州清光在椅子上放好书包,大和守安定已经坐在了位置上,从外套里拿出两个纸袋,递给加州清光一个。

牛皮纸袋还有着温度,摸起来还是温热的,冷得有些僵的手覆在上面能感受到热热的温度从牛皮纸上一点点透到手心。

“我开动了~”

加州清光小口吃着菠萝包,侧过头看着大和守安定埋头在袋子里吃得蹭了满脸都是奶油和草莓酱还毫无自知的样子,摇摇头习以为常地扔一包纸巾过去,然后叼起菠萝包,擦干净手抓起课本背起单词,偷偷拿马克笔在专注于吃东西的大和守安定的课本封皮上画了一个大大的乌龟。

不知道被发现会怎么样呢。

*
时针一格一格向前跳动着,秋日的午后总是格外安静的,大和守安定昨晚为了抢冲田总司的手办熬夜到挺晚,趴在桌子上睡得很熟。

加州清光咬咬笔杆,写下选择题的最后一个答案,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也趴下去了。

“好困啊……”

他偏头看自己的同桌,大和守安定睡着的时候难得的安定,头发松松软软地散在桌上,肩胛轻微地起伏着,像女孩子一样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

加州清光永远也许不会告诉他,他的眸子的颜色,很像这晴朗的秋日晴空。

……很好看。

也许吧……

啊啊。

看来说不出口呢。

一只小雀扑棱着翅膀落在窗前,黑豆似的小眼睛里映出某个博美犬少年柔柔的笑意。

不要忘记我

——————————
画着画着突然想到寻梦环游记()

假象 堀清

*堀清
*ooc有
*自爽有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系列






*
又在下雨了。

堀川国广撑开一把红伞,隔过细密的水雾望过去。

屯所的大门前,一个红衣的少年站在那里,大雨模糊了他的面貌,他就那样站在雨雾中,不言不语地看着他,衣料已经全然被淋湿,碎发湿哒哒地垂在额前,不断地往下滴着水。

……你到底是什么。

*
是从三个月前开始的。

四个月前,五月四日的那天晚上。

加州清光,折。

*
烟火后的街道弥漫着硝烟的呛人味道,灯笼晃来晃去,在漆黑的夜色里晃得他头晕。

他想哭,但是眼泪像是枯竭了一般,最后他呆呆地看了一眼池田屋的二楼,抹了一把眼睛,跟上已经离开大半的人群和晃来晃去的灯笼。

他跟随在土方的身后,始终不再回头一眼去看一看三条大桥的那一端。

灯火一盏一盏地熄灭了。

再没有光。

是的,再也没有。
*
那个影子,是悄无声息地出现的。

有时出现在他的床前,安静地跪坐在那里;有时出现在街道的那一头,然后从他的身边擦过去,每一次伸手都只能抓到虚空。

“它”从来不说话。永远只是安静地看着他,无论黑夜还是白天,如影随形。

“它”有着属于清光的一切,却又虚幻得像个泡影。

可是他不在了啊。

不在了啊。

所以,“你”到底是什么啊。

堀川国广拢紧了被子,看着微弱的灯光和灯光后沉默的影子,苦笑出声。

尚且幼小的和泉守兼定翻了个身,呢喃着什么梦话。

天快亮了。

*
长期的失眠和疲惫把他拖垮了。

但他还是努力地像以前一样,微笑着去洗衣服,照顾完全没有生活自理能力的和泉守,安慰清光离开后终日红着眼圈的大和守安定,优秀地完成每一次副长交给他的任务。

没有人会来安慰他,他也不能让别人来安慰他。

大家都很忙,他还有很多事要做,他不能倒下。

可是要是你还在就好了。

明明知道“要是”“如果”是最没用的词汇,还是会忍不住说出来啊。

*
他慢慢地下沉着,越来越冰冷的海水和微弱的光铺天盖地涌了上来,穿透他的身体四肢。

这个时候哭泣的话,泪水会和海水融为一体吧。

你是不是就不会为我难过了呢?

那个影子在歪歪扭扭飘斜上升中的气泡里一点点消散了,最后的一刻,“它”向他伸出了手,同样冰凉的手紧紧握住他的,笑了。

是了。

不过是假象。







(趴)

🍓:

b站av31734272

做了个幸福安心挖地委员会的手书
纯属摸鱼自娱自乐产物
祝大家都能挖到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