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杯里泡枸杞

修身养性

君之诗 三日清

*神明三日月×人类清光
*很短,只是一时脑洞

*ooc有



——你梦见过神明吗?

加州清光在文档上打下这么一行字,然后端起小桌上的马克杯浅浅啜了一口,杵着下巴继续往下写。

夜色已经深了,夏日已经过去了,天气也不那么炎热了,也没有烦人的虫鸣,但是他却似乎陷入了瓶颈。

加州清光是不信神的。他无从得知神明应该是怎样的姿态。

他只知道神明应该是高高在上的,慈悲而公正的,坐在云端或者神社里,安静地看着世间百态,不言不语。

啊啊……太让人头疼了。

一杯子咖啡喝下去了,文档上的字数统计还是惨淡的152字,一个字都再憋不出来了。

这样的感觉真是太讨厌了。

加州清光和闪着荧光的电脑屏幕大眼瞪小眼了半天, 最后啪地一声合上笔记本电脑,决定先洗个澡再好好睡一个美容觉。

神明大人啊,如果你真的存在的话就请让我一觉醒来看到写好的一万字的文档吧!!!

*
“当……当……”像隔了一层水雾,响起模糊不清的乐声,由远而近,一层层渲染过来。

加州清光立在石阶下,隔着水雾看到掩映在树丛中的神社的屋顶,依稀记起那是幼时跟着长辈去神社时所听到的,祭祀神明的乐音。

没想到居然还记得。

像是被什么指引着,加州清光不由自主地踏上了青石石阶。

在他踏入红色鸟居的一瞬,像小石子落入水中,只轻轻地嗒一声,世界由真白变为了夜空,脚下是荡漾的水,薄雾散去,一轮明月悬在夜空,静默而冷清地发出轻柔的光芒。

月明风清,美得恍若不是人世。

也许……这也根本不是人世。

有一个男人站在那里,身着蓝色的狩衣,墨蓝的发丝和金绣的流苏随着清风徐徐飘摇,他缓缓转过来,微笑着看着加州清光,仿若神明凝视着他虔诚的信徒。

是神明吗?

男人不声不响地走过来,一步便是一朵倒映着破碎月影的涟漪,依然笑着,突然那笑像是释然了什么,男人弯下腰,拂开呆立的加州清光额头的碎发,在额头落下一吻。

“加州……我的加州……”

他在说什么…?

糟糕……额头要烧起来了……

这就是……神明的眷顾吗?

加州清光大气都不敢出,脸已经不争气地红了起来。

啊啊,真是个不检点的神明大人。

*

起床,洗漱,从冰箱里翻出一片吐司叼在嘴里,加州清光打开了电脑,沉着气点开文档。

右上角依然是可怜的152。

果然啊。

真是的,既然要眷顾我就帮我写点文档啊!不帮忙就算了,还被亲了额头是怎么回事?

加州清光暗暗咒骂着那位不正经的“神明大人”,一边把吐司塞进嘴里,大喝了一口牛奶。

*
“见到那孩子了?”

“是啊哈哈哈,比以前更腼腆了呢。”男人捧着茶杯笑眯眯地坐在神社的回廊上,“不过还是像只可爱的小猫咪。”

“……你开心就好。”小狐丸扯了扯嘴角,无可奈何地看着自己的这位有些莫名其妙的兄弟,开始梳理自己的毛发。

头发又打结了可真糟糕………

要是是那孩子还在的时候就好了。

“人类的话,会淡忘的吧。毕竟都过了十年了,那孩子也不会再记得什么了,再执着下去也没有用的。”

“是呢……那孩子的确已经不记得以前发生过的事了……”有一片不知哪来的樱花悄然飘落,落在了茶杯里,晃晃荡荡。

“只是老爷爷还是放不下当年那只可爱的小猫咪啊,哈哈哈哈哈哈。”

————————————
大概设定就是清光小的时候住在神社附近,经常跑过去玩,结果因为是小孩子心性单纯,偶然就不小心穿过了结界跑到了神明居住的空间,后来就和三条家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但是长大搬走以后就不记得发生过的事情,也不能再穿过去了,从此就再也没有任何对三条和三日月的记忆了。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