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杯里泡枸杞

修身养性

逆光 (番外) 安清 现pa

*是逆光 的番外() ‌其实就是想撸猫而已
*ooc有
*可以说是没有清光的安清(某种意义上)
*猫咪实际上不能喝牛奶的
*摸鱼自爽产物

1.
把猫咪从公墓带回来以后生活几乎是一夜之间改变了。

准确说是当凌晨两点猫咪跳到他床上拿屁股怼他脸,并且喵喵叫着要吃的的时候开始的。

大和守安定摇摇晃晃爬起来拎着猫咪的后颈把它从自己脸上拎下去,打开冰箱发现只有一盒牛奶和几瓶酒了。

猫……能喝啤酒吗?

当然不能。

猫咪用跳起来挠他并且呲牙威胁的方式给了他一个火辣辣的回应。

猫咪舔完碗底的牛奶,满足地又跳上了大和守安定的床,湿漉漉的舌头舔了一下他的嘴唇,然后安静地在他身边卧下了。

一个奶香味的吻呢。

“晚安。”

他对着自己,和猫咪这样说。

2.
“哇……很可爱的猫咪哦。乖~”店长抓着猫咪的小爪子握了握,猫咪也很配合地乖乖趴在他怀里让他带着自己做完了除虫,顺便洗了个澡。

“名字是叫清光对吗?应该是还没成年的小猫咪,大概七八个月大的样子的话……吃这种猫粮比较好呢。”店长说着从货架上拿下来一包猫粮,“能捡到这么可爱的猫咪可真是有福气呢。”

“喵——”猫咪优雅地舔舔爪爪,小爪子拍拍猫粮袋子表示认同。

“不过过段时间成年了就该带来绝育比较好呢。这样对猫咪也是有好处的。”

店长将小票和一袋子猫咪的用品递给大和守安定时这样说着摸了摸猫咪的小脑袋。

3.
“大和守最近好像心情不错的样子呢……可是为什么看起来有一点憔悴啊……”和泉守兼定毫无良心地抓起桌上的放大镜对准大和守安定的脸。

“哇哇哇,你看连眼袋和黑眼圈都出来了……你放心我会去向局长汇报让他给你涨工资的!”

“一边去。”大和守安定合上手中的档案,一看已经到下班时间了,一推椅子就往门口跑。

“……这是?恋爱了?”新来的女警员捧着咖啡杯愣愣地站在咖啡机前。

“……不,是成奴了。”和泉守兼定捻了捻刚才从大和守安定衬衫上拿下来的一撮猫毛,叹着气如是说道。

4.
“清光,不准挠沙发!啊啊真是的怎么掉了这么多的毛……”

猫咪悠闲地舔着爪爪,根本就不打算搭理他的样子,它只关心晚上有没有小鱼干吃。

没有?那又怎么样,又不是找不到。把零食放在壁橱里不关紧门还以为自己找不到的蠢蛋,估计也只有大和守安定这样的一朵奇葩了。

“清光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啊。”

当然没有。

铲屎官大和守安定铲完屎直起一把老骨头老腰,生无可恋地拨通了宠物店店长的电话。

“喂,我明天可以带我的猫来做绝育吗?”

“咪!”猫咪弓起脊背炸了毛,扑过去一爪子把大和守安定的手机拍飞出窗外。

手机被摔碎的声音。

啊,是心肌梗塞的感觉。

5.
大和守安定明白了一条养猫定理。

永远不要试探你的猫主子。

6.
无尽的黑暗。

四周是荒草萋萋。他看到一个少年行走在荒草中,只是穿着显旧的白衬衫和马褂短裤,手里是随手折下的草茎,随意地在半空中挥舞着,一步一晃。

他不由自主地就跟了上去。

前方突然出现了一栋破旧的公寓,少年在楼道口停留了一会儿,仰头看着上面的窗口。有人推开窗,垂着头摘下了窗口那盆凤仙花的火红花朵,晃落几片花瓣,少年蹲下去捡起那娇弱的花瓣,又继续向前走去。

他又走过了奢华的别墅,钟楼高耸的街区,可是都没有再停留,一步步向更深的黑暗走去。

少年仍不知疲倦地走着,走着。

在路过一间酒吧时,少年立在了门口,随后毅然推开了门,身影闪进去不见了。

他急忙跟上去,也冲进酒吧,四顾却是再找不见少年的身影。

“喂,那边的,是在找……我吗?”

微微挑高的俏皮语调,是那人惯用的腔调。

他沿那声音的方向看去,娇俏的兔女郎坐在吧台椅上,一双毛绒绒的假兔耳招摇在头顶,摇晃着纤长的双腿,红色的皮质高跟鞋在暧昧的暖黄色灯光下晃啊晃。

那人眯起暗红的吊梢眼笑,不像软绵绵的兔子,倒像是狡猾可爱的猫咪。

他听到金属破开气流的尖啸,有什么在灯光下一闪,直挺挺冲着那人的太阳穴而去。

暗红粘稠的液体划出一个极优美的弧度,扑在视网膜上,世界黑暗了。

7.
湿热又不那么柔软的触感一下一下蹭着他的脸颊,大和守安定缓缓睁开眼,猫咪正趴在他胸口舔舐着他的脸颊,发现他睁开眼便迅速从那里跳了下去。

猫咪跑到食盆前,小爪子敲了敲空荡荡的盆沿。

“咪~”

日子还得继续过。

屎还要继续铲。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