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杯里泡枸杞

修身养性

红桃皇后的胆小鬼兔子先生

*安清
*有隐藏抹布清
是  @五月雨 点的幼驯染

虽然要求是甜文但是实际上一点都不甜()






1.
“嗡嗡。”
手机在桌洞里震动了两下,在吵闹的课堂上也并不那么显然,而大和守安定也心不在焉,心思早没在课堂上了,于是他飞快瞥了一眼讲台上正在抄板书的老师,摁亮了手机。

——喂,下课去吃馅蜜吗?

上一次的消息记录已经是好几个月前。

发送信息给他的人就坐在他的斜对面,隔着两排桌子。

原本两人是坐在一起的同桌,可是几个月前不知道为什么这位同桌突然和其他人换了座位,也没有给他一个解释,对于自己发过去的消息也置之不理。

今天这么突然发消息给他,说不定是出了什么事。

大和守安定咬着指甲盖,斟酌着在回复栏反复打了几遍字,又删去。

写作文都没这么费神。

该怎么回答他?如果就这样答应他是不是太没面子了?明明是他先疏远自己的……

——出了什么事吗?

……不行。

赶快撤回了消息,注意到老师已经在往自己这边看了,大和守安定只得打了一个“好。”发过去,然后把手机扔进桌洞里。

2.
“去哪儿?”大和守安定从车棚里推出自行车,加州清光已经在外面插着手等他了。

他欣赏着自己刚染不久的指甲,睫毛被残阳映着浅浅金红,除了身形似乎比以前单薄了些,也还是他记忆里的样子。

“老地方。”加州清光毫不客气地跨上后座,掏出耳机戴上。

夏初的傍晚,柏油马路吸足了热气,天色稍暗就全部蒸腾了起来,后座又多了个人,大和守安定没蹬几下就热得出了一头薄汗。

大和守安定很想像过去那样开玩笑说他又胖了,刚张口就噎住了。

“你请假那个星期……是生病了吗?”

后座一声敷衍的“嗯。”

真是太尴尬了……

怎么会变成这样的……

要不是得把住龙头,大和守安定现在简直想狠狠敲一下自己的脑袋。

3.
两人从上幼稚园时就认识了。

那会儿加州清光刚搬到隔壁来,记忆中打小加州清光就经常饿得躲在花园墙角哭,似乎是大人太忙也不怎么在家,于是安定还常偷偷把点心带出来给清光吃。

加州清光人小却死要面子,自己想拉他到家里去吃饭也不肯去,像只炸毛的小野猫似的一边两眼泪汪汪还一边对他呲牙。

因为从小又瘦弱,去上学总有不少人欺负他,大和守安定就干脆又担任起了小保镖的职业,结果后来倒是成了街区里有名的打架王。

从学校到家的距离有些远,大和守安定干脆在自己的自行车后面装了个后座,每天早上捎带上加州清光。

本来两人的关系一直不错,结果两个月前加州清光突然失踪了,去隔壁找他也没有人回应,一个星期以后才出现在学校,可是打那以后就和他断了联系。

加州清光又很倔,有时候比他还要倔,打定了注意就谁都别想改变,出了什么事也不肯告诉他,他也只有干着急的份。

他已经感受到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出现裂痕了,而这个裂痕是如何悄无声息地出现,源头又是什么,他完全不知道。

4.
黑蜂蜜淋在切块的水果和团子上,是记忆中夏天独有的清凉又甜蜜的味道。

“我要搬家了。”

加州清光先吃完了,把小勺子咬在嘴里,拿出手机戳戳点点不知道在玩什么游戏,无所谓的神情让大和守安定差点以为搬家的人只是隔壁老王而并非坐在他面前的加州清光。

回去的路上大和守安定没有骑车了,他扶着把手和加州清光慢慢沿着这条路往家走。

暮色四合,路灯“啪”一下亮起暖黄的灯光。这条街道上人不多,只有蝉在梧桐树上聒噪着,除此之外几乎没有什么声音。

有一瞬间大和守安定有种错觉——他们更像是情侣。真是荒谬的错觉。

没有人愿意打破沉默来使气氛更加尴尬。

再往前走就是加州清光的家了。

窗子里是黑漆漆一片,大概今晚他的父母也不在家。

“明天见,晚安。”

见加州清光已经掏出钥匙去开门,大和守安定也只好推着车子往家走。

“明早我在这里等你。”

但愿吧。

他是个胆小鬼。

“不进来坐坐?”加州清光倚在门口对着他笑,仿佛在笑他的怯弱和死要面子。

突然松了一口气——原来一切其实都没有改变。

加州清光还是那个加州清光。

5.
所以当加州清光骑在他腰上,从抽屉里拿出蓝色塑料包装的小方块时大和守安定完全不知所措了。

他知道不能这样,他们之间最多只是“好朋友”这样的关系,他也从来只把加州清光当成自己的兄弟。

但是他没有办法拒绝。

他们偷吃了禁果。

它的味道不像传说中那样甜美诱人,苦涩得让人无助又迷茫。

做到最后的时候加州清光突然抽泣了起来,到最后泣不成声地缩在他怀里,哭得倒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已经凌晨了,该休息了。

6.
“这件事情是我不好,你别在意。”

在大和守安定还在想着要怎么去面对加州清光的时候,他倒是风轻云淡地这样说了。

加州清光一大早起来向班主任给两个人都请好了假,洗了澡只在腰上围了一块毛巾就坐在沙发上喝罐装啤酒,头发湿漉漉地淋湿了一大片布艺沙发的靠背。

这样的感觉真是太奇怪了。

看起来加州清光暂时还没有要出去吃早餐的打算,也没有要自己做的打算,大和守安定从冰箱里拿了些东西,煎了两个蛋和几片培根端到餐厅桌子上。

这算什么?小情侣暧昧的早晨?

啊,越弄越糟糕了。

疑问越来越多了,只增不减,密密麻麻织成一张大网,将名为大和守安定的鱼儿孤零零紧紧裹在其中,快要窒息。

先不说他对加州清光有没有超出亲情和友情之外范畴的感情,加州清光也几乎从未表露过什么超常的感情。

相处得太久,反而分不清“爱情”和“友情”的模糊分界线了。

7.
接下来的一切又恢复如初,按着它应有的秩序平静地发展下去。

加州清光不久后搬走了,同时也离开了那个学校。大和守安定也在学校听到了不少不太友好的关于加州清光的流言。

他不愿意去听。即使那个扭曲混乱的夜晚他在加州清光的身上看到了暴力留下的淤伤痕迹。

他也不敢再去想。

大和守安定啊,你真是个胆小鬼。

抱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大和守安定结束了他的高中生涯,合影,派对,似乎一切都完美而有序。

毕业典礼结束,同学们都冲出校园成群结队地出校去参加接下来的娱乐活动了,他却一个人慢慢走回了教室。

最后的阳光苟延残喘地充盈着那一道窗,他坐在那个空了一年的位子上,抚摸着桌子上刻下的小小的“yasu”凹凸不平的痕迹,突然趴在桌子上嚎啕大哭起来。

这段感情还没有开始就这样仓促地结束了。

连同他所有的年少时光一起。

8.
“安定!你看我找到了什么!”同在一个年级办公室里的同事,也是当时的老同学和泉守兼定一下课就突然冲进了办公室,倒是把正在整理教案的大和守安定吓了一跳。

本来是颇有兴致地接过了和泉守兼定的手机,上面只有一串号码,再往上滑,显示出的字符差点没让大和守安定把手机掉在地上。

“你难道不想要这个电话号码吗?这可是我从国广那里套出来的~那个人现在就在a市的一间酒吧工作,和国广合资开的。”

“我想这不关我的事吧。”大和守安定放下手机,依然有条不紊地整理教案。

一班的练习册少了一本,过会儿得去他们班看看。

“安定!你别装了!你明明就……”

“……我在意他只是因为我们是同学而且还是发小,仅此而已。”

请别说了。

“你这话可是一点说服力没有。”和泉守兼定随手拿起大和守安定桌子上的相框,“如果只是因为是发小,发小会把对方的照片放在办公桌上吗?发小会每年买一束花送到那个对方曾经住过的空房子里吗?”

大和守安定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的话:“和泉守兼定,请你清醒一点,我们都不是那时候十几岁的孩子了,当时就算有冲动也过去了快二十年了,那种时候最多只能算是青春期而已。我们都三十多岁了。”

是啊,他今年三十四岁,加州清光也该有三十三岁了。

太遥远了。来不及了。

“这只是你找的借口而已。”

是啊,就当它是借口好了。

胆小鬼的借口。

9.
原本大和守安定是不愿意去参加夏日祭的,奈何班里的几个好热闹的女孩子一放学就冲上来叽叽喳喳叫着说想和大和守老师一起看烟火,大和守安定也不方便拒绝,只得答应下来。

“老师老师!!来许愿吧!!”

“啊,我这就过来。”大和守安定看过去,是一个卖祈愿用的风铃的小摊。

这种玩意儿……他最喜欢了吧。

拿起一个水红色的,大和守安定又无端端地想起来那个有着艳丽的红色眼眸的人。

说起来那时候的夏日祭都是和他一起过的啊……

他拿着在短册上写好祈愿的风铃在棚架下看了一圈,找了一个空余的地方把风铃系上,一松手,被温热的夏夜夜风摇晃着,发出来清脆的声响。

“安……定?”

听到有人唤他的名字,大和守安定回过头去,却看到了一双艳丽的红色眸子。

“是你吗?安定?”

啊……

“……你回来了?”

“是,我回来了。”

拥有红色眸子的那个人笑着这样说。

10.
“大和守安定,你曾经有喜欢过我吗?”

不是曾经,是一直啊。

胆小怯弱的兔子先生被他的红桃皇后质问后终于这样说道。

11.
“老师你在这里啊!……这位是?”

“啊……一直忘了介绍了,这位是……我的爱人,加州清光。”

评论(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