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杯里泡枸杞

修身养性

红色 安清 现pa

*有ooc
*现pa
*设定安定是从幼年就患有色盲症
*很短小的神经病随笔

不知道有没有人能看懂……

如果看懂了请不要打我

风迎面而来,吹动一片碧绿的波浪,扑面的青草香气,河水的气味是那样鲜明。

大和守安定挥动着手中的铅笔,勾勒出远处风车的形状。

他抬起头来,眸子里倒映着一明如洗的天空,澄澈透明。

可是只有如画纸上黑白灰的色彩,是他唯一能看到的世界。

灰白的草地,灰白的天空,是他全部的世界。

可是有一个不一样。

那个少年站在他面前,背后是灰白的天空,可是那一双吊稍眼眸中那一抹红色,明艳得不可思议。

为什么呢。

少年冲着他展开笑颜,柔软的发丝在风中飞扬,手中随手摘下的野花星星点点闪烁摇曳。

“安定,你看――”少年在他身边坐下,指着远方自言自语似的,“风车的顶是红色的,像我的眼睛一样的颜色……草地是像丝绒一样的很柔软的绿色……”说着少年的脸上浮现出笑意,像是田野边绽放的野玫瑰在风中轻轻摇曳。

轻和愉悦的声音缓缓向他诉说着,描绘着这里的色彩,那是大和守安定从未知道的感觉。

但是此刻他通过少年的描述,似乎对这个黑白的世界有了通感似的那么一点理解。

是……怎么样的呢?

少年一直都像是慵懒的猫咪,安定曾经调侃他是不是猫咪变成的妖精,而少年只是眯了纤长的红色眸子,抹去嘴角沾上的奶油,给了他一个轻巧的奶油气息的甜腻的吻。

“也许是呢?”

少年曾经陪着他背着画板走过无数的天蓝的天空和娇艳的花儿,也在繁华的都市街头一边小口舔着草莓味的冰淇淋一边指指点点地告诉他,那些色彩,是怎样的明艳和美好。

仿佛两个人只要在一起,整个世界就是有了色彩的。

他唯一能看到的是少年眸子的颜色,所以他也喜爱着那明艳灿烂的颜色,在一片的灰白中,闪烁美丽。

是少年告诉他的,这就是“红色”。

少年也会安静地躺在他的大腿上,抬起头看画架上的画面,又看看大和守安定专注的脸庞,由着他抚摸自己的脸颊,手指总是不经意地拂过自己的眼眶。

大和守安定提出要给他画一幅画像的时候,少年出乎意料地拒绝了。

没有任何的理由。

“我只是……想要能留住清光的样子。”焉焉的奶狗博美安定趴在少年的身上,用力地抱紧他纤细的腰,埋头在他的颈窝里。

“……抱歉哦。”少年将手指插入安定蓬松的发丝中揉了揉,隔着刘海吻了他的额头。

“我相信安定的眼睛会好起来的。到那个时候,安定再给我画一张彩色的画像好啦。”

“一定会有那一天的。”

夕阳下宁静的画室里,晚风拂起趴在画板上睡着的少年墨蓝色的头发,窗前的风铃叮当作响,远远地传来教堂钟楼的钟声,在红色的晚霞中回荡。

大和守安定永远不会告诉他,也没有机会告诉他,自己的病的确好转,可是好起来的病,并不是眼睛的问题。

冰冷干净的诊室里,尽管搭配上了让人心情放松的色彩,也改变不了太过冰冷的事实。

门终于打开,少年若有所思地愣愣走出来,看到加州清光在注视着他,抬起头绽放出一个自然的微笑。

“没有事的。”

“那我们去吃馅蜜吧~”

“好呀。”

少年悄无声息地握紧了手中的白纸,把它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

落在地上的纸团展开了皱巴巴的一角,露出一行字。

――“重度妄想症,目前病情,正在好转……”

――end

评论(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