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杯里泡枸杞

修身养性

逆光(中)安清 现代paro

*其实是那篇兔女郎清光的延展
*两人均不洁设定
*警察安定×被黑帮头目包养的特殊职业从业者清光(我靠好长一串)
*有ooc
*两人只有单纯交易肉/体关系

――
――
――
――
――


双腿不受控制地飞奔过去,剧烈喘息中他摸到腰间的枪套,连忙拔出来,打开保险栓。
可恶……大意了……
怎么就没想到会有人来灭口呢?!
冲过走廊,敏感的嗅觉立刻感觉到一股火药的气味。
他抬脚踹开门,稳住枪,大喊一声:“不许动!警察!”
“砰!”又是一声枪响,子弹贴着头皮飞了过去。
屋里没有开灯,只有屋外的路灯透进来的光线隐约能显出物件家具的轮廓。
那人穷途末路,竟然朝门口冲过来,试图把大和守安定撞开。
大和守安定毕竟也是接受过近身格斗训练的,只是光线实在太暗,只能凭直觉制服对方的动作。
黑暗中世界反转碰撞,胳膊肘在地板上磕得生疼。
已经被自己制服了的人突然抬起胳膊,寒光一闪,直直戳向他的小腹。
“砰!”又一声枪响。
金属在瓷砖上掉落的碰撞声,那人的手臂仿佛断线木偶一般“啪嗒”一声垂落在地上。
咸腥的,铁锈一样的味道漫延开。
大和守安定惊愕地转头,看到窗前,加州清光逆光举着一把手枪,手臂微微颤抖,枪口还在冒烟。
他看了看手里的枪,甩手扔在一边。
“那个混蛋。”
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谁派来的。
他走过来,踢了一脚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人。
“还没死。你们局子那边也需要把他带回去吧?”
“嗯。”大和守安定拿出手机,叫人来帮忙。说了几句,他摁暗屏幕,在墙边坐下。
这起案子真是越来越危险了。
“调查结束后我们的人会把你送到安全的地方,更改你的所有信息。”
“不必了。一个婊子而已,不需要浪费你们的警力不是吗。”
自己又能去哪里呢?
就算去了另外的地方,不也只能做这样的皮肉生意谋生吗。
大和守安定所看到的,加州清光的眼眸中,像是大火燃尽后黑色炭灰中的几粒火星,无力再燃起,只是闷在那里勉强发出看似明艳的红色。

第二天,加州清光一大早就来到了警局,交待了自己所知道的一些信息。
“该说的我都说了。”他站起身来,整理好自己的披肩。
“那么你接下来打算去哪里?”站在一旁的安定跟了上去,与他保持平行的步调。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喂喂我发现你可真是多管闲事啊,三年都过去了,一点都没有变。”加州清光挑起眉毛开始嘲讽他。

他离开A城的那天,安定去送了他。
他们坐在冰凉的铁皮候车厅椅子上,一语不发地看着黑色显示屏上红色的跳动的发车时间。
“你还会回来吗?”大和守安定打破了沉默。
“不会。”加州清光果断地回答他。他低着头,认真地给自己的指甲上涂抹上一层又一层的指甲油。
大和守安定其实一直都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比加州清光更合适红色的人了。
“喂,反正都要走了,来听听我的故事吧。”他抬起手吹了吹指甲,把苍白修长的手指搭在腿上晾干指甲。
也不管大和守安定愿不愿意听,他已开口娓娓道来。
“从前呢,有一个在歌舞町工作的女人。她在某次卖身的时候,怀上了一个孩子。”
“她把孩子生了下来。孩子的父亲,是一个高官。”
“后来高官的妻子去世了。因为这个女人生了他的孩子,自己的妻子又没有给自己留后,于是他把母子接到家里。”
“后来高官被查出是个贪污腐败的人,被枪毙了。所有的财产也被没收。母子俩搬出了别墅。”
“女人不久后就病死了,她的孩子那年十六岁。”
“没办法谋生的孩子,辍学到了一家酒吧工作,也做起了和母亲一样的工作。”
“请乘坐B1023的乘客前往检票处检票――请乘坐B1023的乘客前往检票处检票――”生硬的女声响彻大厅。
加州清光看了看一只攥在另一只手里的车票。
大和守安定注意到,那枚精美昂贵的戒指已经不在他手指上闪闪发光了。
“那个孩子,就是你吧。”
清光没有回应他,拉起拉杆箱,径直向检票口走去。
到了检票口,加州清光突然停住了脚步。
他转过身来,定定地看着大和守安定。
脖颈突然被搂住,覆上的唇瓣是熟悉的柔软触感。
嘴唇上的味道却不是熟悉的草莓果香,而是化妆品掩藏不住呛人的化学药品味道。
他任由加州清光一步步加深了这个吻,吻到几乎窒息,才放开了他。
“请多保重。”
觉得自己是放/荡无耻的婊子也好,唯一的关系只是肉体/关系也好。
已经无所谓了。

“A组准备从前门突破,A组准备从前门突破!over!”
“A组收到。”
和泉守兼定给后面的人打了手势,示意他们往前,收起对讲机,凑到大和守安定身旁。
“喂喂,你的小情人就那么让你魂牵梦绕啊?打起精神来!”
“去你的小情人。我只是在想过会要怎么行动。”大和守安定大力一巴掌摁在和泉守兼定的脸上把他推开,低着头检查起装备和弹药。
“A组大和守注意,离开小组单独行动,迅速潜入内部观察后再与小组汇合支援!over。”
“那我走了。”他压低声音,给枪上好膛,固定好无线电耳机,起身迅速翻进仓库外墙。
落地后他迅速找好掩体,观察起仓库的构造。
应该是在仓库的外围,所以暂时没有防守,野草在地上肆意蔓延。
他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红色短款紧身连衣裙加黑色吊带丝袜,脚上还踏一双红色高跟鞋,简直劲爆得不行。
没等转身他就认了出来――加州清光。
原来他是到这里来了。
怎么又回来了呢?
莫非之前提供情报也只是要让他们自投罗网?
没想到自己看得太仔细忘记快点躲入掩体后,被他发现了。
加州清光瞪大了眼睛,愣了一下就拔腿狂奔。
大和守安定暗道不妙,连忙翻墙回去,对着和泉守压着嗓子喊了一句:“我暴露了!突入,快!”
仓库的铁皮大门轻而易举地被撞开,十余人的小队冲入仓库开始陷入苦战。
枪林弹雨中,一直没有出现那抹红色的身影,莫名地放下心来,却又想见到他,问个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奇怪的是本来在这种地方应该会有在高处防守的枪手,可是走了一路竟然一个都没有。
太奇怪了吧。

中年男人端着红酒,送到怀中的美人口边,眯着眼睛完全是不慌不忙的样子。
“喂喂……他们可是已经快攻下一半了。”美人乖乖开口喝下,俯在男人胸膛上娇滴滴地说着。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才去干了什么。”男人抓起手机放到加州清光面前,“那些个狙击手一个个的都失联了,你动作还挺快。”
加州清光依然还趴在他怀里,面不改色地搂着他的脖子舔咬他的喉结。
“真够婊子的。”
“婊子无情,戏子无义,这点您不是早就明白的吗。”
他冷笑一声,把那枚戒指拍在桌子上。
“反正谁都逃不掉。这里的人没人能活着离开A城了。”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