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杯里泡枸杞

修身养性

逆光(上) 安清 现代paro

*其实是那篇兔女郎清光的延展(详细看评论区链接)
*两人均不洁设定
*警察安定×被黑帮头目包养的特殊职业从业者清光(我靠好长一串)
*有ooc
*两人只有单纯交易肉/体关系





时针转向了六点整。
大和守安定整理好桌面上的各种材料文件,伸了个懒腰。

“大和守君,那个……”刚打算开溜,就被同事拦住了。
“怎么,都一下午了还没结果?”安定倾着身子往审讯室那里看了看。
“什么都不肯说。”同事困扰地挠挠头。
审讯室里的,据说是A城一个黑道头目包养的情人,前几天政府下令缉拿头目,结果让他给跑了,于是追加命令限半个月内追回他带走的卖“货”账本,没有办法,打听到他的情人,觉得兴许那情人总知道什么,就派人把那位请来了。
他朝审讯室的方向撇了撇嘴:“要不……你去试试?”
“……哈?”安定挠了挠头。什么时候成他的工作范围了?

他深吸一口气,手掌覆上冰冷的金属门把手,按下去。
“别白费力气了,我什么都不想说。”慵懒的声音悠悠响起,安定一愣,还是保持住身为警察应有的冷静和沉着,拉开椅子坐了上去,把手中的资料放在桌子上,打量了一下这位黑帮头目的情人。
“呦,好久不见啊,大和守警官。”
对方眯着暗红色的眸子,居然还有闲心思打趣他。
“你怎么会……”
大和守安定与这位也算有些渊源,四年前安定还在b城时曾是他的“主顾”,两人只是做着单纯的“交易”,直到两年前他突然消失。
那天,加州清光没有像往日一样完事直接就走,而是慢慢从床上爬了起来,任由自己的衬衫散乱着,露着一身星星点点的暧昧痕迹。
“喂。我打算离开b城了。”
他背对着自己,一颗一颗地扣着扣子,昏黄的灯光下鲜红的指尖闪动着。
“我想那里可能……总能找到工作的吧。最近查得太严,生意都不好了。”
第二天以后,他就再也没在那家酒吧出现过。
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重逢。
“怎么,不打算叙叙旧吗?”加州清光看着他放好录音机,按下了开关按钮。
“那么,加州清光先生,你能保证你接下来所说的话吗?”安定用笔杆敲了敲桌子,神情严肃起来。
“不――能。”对面的人却没有一点这种场合应有的严肃态度,懒散地靠在椅子上欣赏着自己的指甲。
大和守安定揉了揉紧皱的眉头,觉得头开始隐隐作痛。
他一直都知道的。
加州清光这个人,其实是最不好对付的。
“做假证明是犯法的。”
“可是我什么也没有说过啊~又怎么能叫做假证明呢。”加州清光干脆从包里拿出指甲油悠悠然涂了起来。

“那好,麻烦加州先生明天下午两点再来一次吧。”
直到七点半,加州清光都始终没有透出一点儿口风的意思,没有办法,只能让他回去。毕竟当初是以“请”的说法请来的,没有证据也不能拘留他。
真是棘手的任务啊。
刚才偏偏又收到通知,限一个星期内找到情报。
按现在的情况来看,就是一年,加州清光都未必会说一个字。
大和守安定看着他的背影,心一横,从便服口袋里掏出一张卡,拍在桌子上。
“两千。只要你说出他去了哪个城市。”
声音不大,但是加州清光还是转了回来。
“也许可以考虑一下呢~”
“那四千。”
“成交。”
果然啊……这家伙……本性不改啊。
“走吧,一起去吃个饭。”大和守安定拿起挂在墙上的外衣,“有一家店味道很不错。”
“好啊,你请客。”加州清光拿起桌上的卡,似笑非笑地放进口袋。

“没想到你也到A城来了。我以为你会在那里找个漂亮姑娘结婚呢。”加州清光抿了口红酒,暗红的酒色与瞳色相呼应,魅惑得像是来自地狱的魅魔。
“我也以为你现在已经是个成功人士了呢。”大和守安定看向窗外那些各色的光点,那是繁华的城市一部分。在繁华的背面,也许也有不少人,还像当初他初遇的加州清光那样,出没于繁华,沉眠于黑暗,然后醒来,再投身到繁华中。
加州清光自嘲般摇摇头:“看来是逃不脱了。命中注定就只能靠这副皮囊活下去的话,我也累了,不想再做什么徒劳的挣扎了。”
“你喜欢那个人吗?”
“废话。不喜欢也得喜欢。”他摩挲着手指上的钻戒,那颗精打细磨的闪亮石头发出的光芒是那么讽刺。
“钱那么重要吗?不考虑找一个你喜欢的人吗。”
“很抱歉,我是个物质的人。感情也好,贞操也好,对我来说都一样是无用的。”
太贵了,爱不起。
加州清光往后仰靠在椅子上,疲惫地闭上眼睛,嘴边还残留着嘲讽的弧度。
“啊啊,一不小心就说得太多了啊……”
过了一会儿,他挥了挥手,示意侍者过来结单。

“请记得明天准时来。”站在大厅门口,安定再次嘱咐他记得要来的事情。
“喂,所以,你就打算这么走了?”加州清光扯住他的领带,把他拽了回来。
大和守安定凝视着他。
他看到自己的脸庞倒映在那魅惑的红色眸子中,像高脚杯中的红酒一圈圈荡漾开。
像是被妖精控制了心神,他捧起加州清光的脸颊用力印上了柔软的唇瓣。
是清甜的草莓味。
隐约记得几年前,在昏暗的房间里,无数次触碰尝到的甜美滋味都是这个味道。
“来吧。”

于是一切一发不可收拾变得混乱,理智在欲望面前不堪一击,更何况对方是魅魔一样诱人魅惑的存在。
波涛起伏,汗水随律动的节奏滴落,洁白的床单被抓握和滚动弄得一团糟。
炫目的白光在脑海中闪过,一切终于回归于平静,只剩下余韵未消的喘息。
“你还是像以前一样胡来啊……真是的……”休息了一会儿,加州清光撑坐起来,抓起散落在地上的外套披在身上。
情事后的嗓音微微沙哑,却是十分的诱人。
大和守安定也坐起来,拽住他的胳膊按倒在床上。
“喂喂,翻倍加钱啊――”身下的人哑着嗓子叫起来。
“还怕我不给?”他冷笑一声,继续手上的动作。
“啧……”

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加州清光坚持要回自己租住的出租屋。
安定没办法,只能把他送回去。
“你一个人没关系吧?”安定跟在他后面,走廊的灯坏了,房东不知从哪拉了一根电线,吊了一个小小的灯泡,昏黄的灯光在头顶一晃一晃。
“你要是愿意为我提供警察贴身保护的服务我也欢迎。”
他倒是笑了。
“好了,到这里就好了。”他停住了脚步。
“喂,说句实话,你挺好的,不就是那些女孩子最喜欢的性格吗?怎么还没有女朋友啊。”
“啊……这个啊……”
加州清光突然觉得自己的某个地方开始不安地躁动,有什么像是马上就要冲出来。
甚至有那么一点的……期待。

“你忘了,我是gay。”
平淡无奇的语气,仿佛只是在宣告自己喜欢焦糖布丁一样。
“……是呢。”他扯起嘴角,做出来一个勉强的笑容。
“回去吧,你明早还要工作。”
“那我走了。”大和守安定并没有察觉到加州清光的心态变化,只是无端地觉得他今天有点奇怪。
他走向走廊的那一头。
灯泡依然在头顶晃动,投射出无数模糊的影子。
就算知道了那人的去向,又要怎么做才能找到他?
如果那账本又被转交出去了呢?
当他走到走廊尽头,二楼楼梯间的时候,一声枪响闪电一般刺过了耳膜。
?!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