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杯里泡枸杞

修身养性

逃离汝侧(4) 安清 现代paro ABO

*黑帮大佬安定×未成年学生清光
*ABO
*有ooc
*文风放飞自我
*有怀孕情节

后接的部分请走评论区


之后的日子里,清光几乎是在昏睡,醒来,和被安定羞辱中度过的。
会有人送来食物,但是门永远是被锁死的,一步都无法踏出这个房间。
或许在安定眼里,自己其实就是个一时兴起才抓回来玩的宠物,既然已经不感兴趣了,那么唯一的价值大概就是从宠物变成玩具了吧。
每天清光都得服用大量安定让人送来的药物以防流产,大量药物的消耗带来的反应让他生不如死。
是从窗子的缝隙里吹来的风给了他希望。
他用手指扳了一个小时,终于,咔哒一声,缝隙被拉到一指宽,清光赶快用力拉开窗户。
此时是夜晚了,吹来的夜风让只穿着单薄衬衫的清光一阵哆嗦,心里却是欣喜若狂。

出乎意外的,安定没有再来找他。
也许是自己办理了住宿生,不用再离开学校,就算是黑帮的人也不方便出去学校,门卫也不会轻易放人进来。
终于回到了正常的生活。
如果不是有这个孩子的话。
清光下意识地抚摸着小腹。
还没有几个月份,加上自己本来体型就比较消瘦,用绷带一勒根本不会有人察觉。
可是往后呢?自己又要怎么隐瞒呢?
清光强压着那种恶心的感觉,咽下一口米饭。
在吃下半盒便当之后,清光再也吃不下哪怕一口饭了。他泄气一般地把勺子扔在便当盒里,打算拿去倒掉好清洗盒子。
“啊,是清光同学啊。”隔壁班的一个Alpha热情地向他打招呼,看到他便当盒里剩下的大半米饭关切地询问,“清光同学最近胃口好像都不太好啊,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
“没有啦……”清光打着哈哈想敷衍了事,对方却不依不饶地凑了过来:“那么是饭菜不合口吗?我可以从学校外面帮你带想吃的东西的。”
“不用了不用了……”突然背后一凉,仿佛有什么人在背后盯着自己一样的第六感,清光扭头回去看,熙熙攘攘的学生们都自顾自地聊着天,并没有人在盯着他看。
错觉吧?
“清光同学?”
“啊?”
“发生了什么吗?”
“没有没有……如果没什么事了的话我先走了。”清光拎着便当盒摆摆手,走开了。

“孩子很好,没有什么问题。”药研摘下白色橡胶手套,换上那双黑色的手套。
“那就好……”
“你的Alpha是怎么想的啊,居然让你一个人在学校待着。说句实话,在临近毕业的时候倒是真有不少的Omega被标记怀孕退学的,你这才高二,风险很大的。”药研整理着桌上消毒的用具,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清光说话。
“其实是我偷跑出来的……”清光垂着头,把事情的大概告诉了药研。
“那……他对于这个孩子怎么看?要留还是……?”
“切……管他留不留,我已经受够了那个变态。”清光攥着床单,别过头去,“他那些又算什么。”
本来在父亲死后自己应该可以过上正常的生活的。
本来自己可以过上自由的日子的。
而这些,全部都被大和守安定毁了。
他现在憎恨大和守安定胜过那个把自己卖了的人渣父亲。
大和守安定把他推向了末路。
除了留在他身边失去自由以外没有任何选择的末路。
“你可要考虑好了,没有Alpha的话,你一个连高中都还没有毕业的Omega带着孩子完全生活不下去的。”
加州清光站起来,拎起校服外套搭在肩上,又恢复了那副他熟悉的慵懒样子:“管他呢。我才不想想那么多,烦死了。”

很快到了期末。
加州清光拿着文具站在考场门口,和其他人一样等待着考试铃。
等放假了,学校是不会开放的,自己又该去哪里呢?
他胡思乱想着,脑海里的公式跑得一干二净。
猛地拍拍脸颊,清光拿出一张湿巾擦掉汗水,冰凉的触感让他打了个寒战,清醒过来。
“那个……清光同学?”
清光转头一看,是最近对自己特别关照的那个Alpha。
“有什么事吗?”
对方犹豫了一下,握住清光的手,十分认真又害羞地开口了。
“我喜欢清光同学很久了!请清光同学一定要答应和我交往!”
什么情况???
这突如其来的告白吓了清光一跳。
他刚想开口解释,考试铃很不适宜地响了,男生冲他笑了笑,先一步挤入人群中走进教室去了。
还真是……像言情小说一样的烂剧情啊。
加州清光咬着笔杆有些无语又好笑,偏过头刚好对上男生的视线。男生冲他明媚一笑,清光赶快低下头去假装思考样子,却让男生以为他是害羞了不好意思。
实际上清光对他满满的只有愧疚。

考试进行到一半,门突然被打开了。
不对,是说被砸开更合适吧。
冲进来的一堆人把那个刚才对着清光告白的男生摁在地上就是一顿暴揍拳打脚踢。
清光打了个寒战,下意识看向门口。
在全场考生惊叫声中,一个身影悄无声息地走进门来。
他二话不说,慢慢走向清光。
然后――
一把扯起了清光的头发。
学生们的注意力都从那个被殴打的男生转移到了清光身上。
“还真是淫 荡啊,都怀着我的孩子了还有心思勾引别人?”
波澜不惊的语气说出的话语惊四座,甚至有人抬起了手机想要录下来,刺眼的闪光灯刺得清光眼睛发痛。
来不及去思考为什么安定能带着人闯进教室来,也来不及想安定又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清光就被这样扯着头发拉出了教室。
安定把他拉进了厕所,摔在隔间门板上,摁住他的手,狠狠扯开了白衬衫的纽扣。
“既然这么淫 荡的话,我就好好满足你吧。”

评论(19)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