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杯里泡枸杞

修身养性

不需救赎 下 安清 集会paro


*魔法师清光×魔龙安定
*有血腥描写
*养成
*可能ooc






15.
“安定,开饭了――”
清光把煎好的鸡蛋分别装到两个盘子里摆好,拉开凳子的一瞬愣住了。
对啊,安定……
安定不在了。
一个星期前它被自己抛弃了。
自嘲地笑笑,他把凳子推回去,坐下来吃饭。
没事的……那里离龙族聚居的森林不远,它会被同族发现,带走抚养。
在那里它过得更开心,也更安全。
毕竟他只是个没用的魔法师,连保护自己都做不到的魔法师。
16.
日子回到安定来之前,安稳,平静,……也很孤独。
独自住在小屋里,独自吃饭,独自到森林里找药材。
后来清光养了一只猫。
他叫这只猫安定。
17.
有了点什么有生机的动物陪着自己总是好的。
他坐在院子里看书,猫咪就蜷在他的脚边,就像当初的安定那样。
清光挠着猫咪的下巴,猫咪舒服得呼噜呼噜叫,毛绒绒的小脑袋蹭着他的手,很温暖,很柔软。
这样下去也……不错吧。
毕竟自己的一生那么漫长。
不老不死吗?

“快,就在这里!你们从后面绕过去。别让他跑了!”
突然的人声打破了森林的宁静,噼噼啪啪的错杂脚步声涌进狭小的院子里。
什么?!
清光惊愕地抬起头来,看着向他逼近的人群。
猫咪依然伏在他的脚边,也仰起头看着人群。
“喵――”
闹哄哄的人群安静下来了。
片刻之后,有一个尖利的声音叫嚷了起来:“快杀掉那只猫,那是邪恶的猫啊!”
“安定!快跑!”没等清光使出魔法把猫咪送出去,刚才还在向他撒娇的猫咪白色的皮毛上就浸满了鲜血,躺在地上抽搐了。
他早有耳闻从前几年开始人们大肆屠杀猫和魔女或是魔法师的事,可没想到这么偏远的村庄也会……
“把这个邪恶的魔鬼抓起来!”
18.
被折在背后的手臂已经开始麻木了,上面密密麻麻的伤痕还在往下滴着红色粘稠的液体,被粗糙的麻绳勒得发黑。
清光垂着头,余光能瞥见自己脚下那些木头。
那些干燥得只需一点火星就能燃起熊熊烈火的木头。
果然连自己都保护不住啊。
烈日当头,炙烤下汗水随着脸颊纷纷滴落,头脑发晕,胀痛得不得了。
他眯着眼睛迎着太阳的方向看去。
一个黑点出现在那里。
黑点越来越大,一阵一阵的凉风扑面而来。
“呼啦――呼啦――”
清光觉得自己一定是热坏了,出现幻觉了。
黑点收敛了翅膀,一只鸟儿一般栖息在绑着清光的木柱上。
“龙!!!是龙!!”围住木堆的人群哄乱起来,尖叫声,脚步声替代了议论声,有的人哭喊着挤出人群,有的人握着武器,眼里放出诡异的狂热。
蹲在木桩上的青年眼角挑起一个弧度,背后的骨翅呼啦一声再次展开,掀起血腥的风浪。
清光依然安静地眯着狭长的红色眸子,俨然一个旁观者欣赏着这场杀戮。
长着纯真相貌的龙撕咬着血淋淋的人肉,吞食着还散发着热度的心脏。
残肢,断头,内脏,洒落一地,红黑的粘稠液体溅上了白色的衬衫,溅上了白净的脸庞,染红了纯净的蓝色双眸。
不可被感化的,不被神所救赎的,绝对邪恶的存在。
果然呢。

19.
死气沉沉的空地上,还有呼吸的只剩下了清光,和龙。
“要吃掉我了吗。……安定?”清光看了看它满是血迹的脸上那颗泪痣,闭上了双眼。
青年一扇翅膀飞到清光面前落下。
没有传来曾经的那种被撕咬的痛感,唯一的触感来自嘴唇。
先是小心翼翼充满爱惜的舔舐,很快转变为带着血腥的啃咬,人血的甜腥味道弥漫,分不清到底是那些人的血,还是自己的血。
麻绳被解开了,腿软重心不稳的清光下意识伸手抓住对方的衬衫,把两人的距离无形中拉近了。
有冰凉的液体沾到他脸上。
不是粘稠的,甜腥的。
安定终于放开了他,眼角通红地看着清光,大颗大颗的泪珠滚落下来,抽抽搭搭地哭起来。
“清光……清光……不要再走了……”
清光不语,抚摸着他毛茸茸的蓬松头发,用力地抱住他。
20.
这个国家最近有一条通缉令传得风风火火。
被通缉的,是一个时常骑着恶龙的魔法师。
他们所到之处,杀戮无数,残肢断臂遍地。

“哈――”清光坐在树下伸了个懒腰,打哈欠。午后的阳光总是让人想睡觉啊……
“安定――”懒洋洋地唤着那个名字,在树下坐了下来。
一条巨龙立刻从尸堆里爬出来,满身血地跑到清光身边,变成蓝色眼睛的青年。
“哈哈哈安定……好痒,别闹……”清光推开像狗狗一样用脑袋在他怀里拱的安定,“吃够了的话就出发吧,有那些人来了呢。”
“嗯~”

附:
“安定现在学会说话了啊。”
“早就会了哦。”
“????”
“那些东西清光教一遍就会了嘛。”
“?!!那你干嘛装不会!!!”
“我以为如果我会了的话……清光就会离开了……但是没想到即使我不会,清光也还是走了呢……”
“对不起安定……我……”
“好了那么今晚多加两发作为补偿!”
“???????滚犊子!”

评论(11)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