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杯里泡枸杞

修身养性

不需救赎 中 安清 集会paro

*魔龙安定×魔法师清光
*养成
*可能ooc


8.
“安定~来跟着我读这个~”清光摊开一本书试图教安定说话。
“太阳。”
“呜欧。”
“……”清光扶额。
这不科学啊!?这么多年了安定居然还一句话都不会说??清光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失败了。
安定看到他这样,眨了眨蓝色圆眼,拉拉他的衣角,指指自己,又指指清光。
“哦,我叫清光,清――光。”
“……嗷……清,清光?”安定憋了半天,终于从喉咙里挤出那几个音节。
清光原地愣住了。
“清光,清光清光――”小安定笑得特别开心的样子,歪了歪头又发音清晰地叫了几遍。
清光.原地爆炸.jpg
他激动地抱住安定,小小的安定被他抱得太紧,闷得喘不过气来呜哇呜哇叫。
9.
之后清光又试着教安定说别的话,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怎么都学不会。
对了,安定也不会飞。
那对半透明的骨翅一直待在背后,从未被使用过。
比起龙,安定更像是……狗狗。
清光看着在院子里追逐蝴蝶却怎么都扑不到还摔了一跤的安定这么想着。
一不小心手一抖,把手里的瓶子里的液体全部倒进了调制魔药的锅里。
嗷,糟糕。
轰地一声,一朵白色的蘑菇云腾空而起。
10.
“安定我们今晚睡帐篷好不好?”
“嗷呜?”(为什么呀)
11.
入夜,小屋里寂静无声。
一对闪着光的蓝色眼睛突然出现在黑暗中。
蓝光幽幽地上了楼,停在床前。
它就那样安静地站在那里,凝视着床上的人。
床上的人的一只手从被子里露了出来。
它轻轻地握住那只染着丹甲的手,在床前坐下来,用脸蹭了蹭。
“这样清光……永远不会离开我了吧。”
它小声地自言自语着,合上了双眼。
12.
“安定,我们今天去野餐好吗?”
清光挤出一个笑容,对着安定温柔地说。
“嗷。”虽然很奇怪这几天清光的脸色都不太对,安定还是应了一声。
也许是这几天魔药卖不出去了吧?
安定趴在扫帚的柄上,小翅膀一扇一扇,本来就有些蓬松的头发被风吹得乱七八糟挡在脸上。
一路上清光都没有出声。安定只能看到他的后背。
扫帚缓缓降落,带来的强风卷起地上的落叶四处飞舞。
“到了。”
清光的声音很低沉,一反平时活泼带着可爱尾音的状态。
这是一个安定从没有来过的森林。
它听到很远的地方,隐隐约约传来什么东西的嚎叫声。
“糟糕我忘记带三明治了……安定你乖乖待在这里,我回去拿好不好?”
清光蹲下来揉揉安定的脸蛋,抚着它的尾巴安抚着它。
安定点点头。
扫帚升空,清光终于感觉到有什么温热的东西顺着脸颊划下。
安定……对不起……安定……
他顾不上去擦,只能加快了扫帚飞行的速度,逃离一样离开这里。

13.
三天前清光到镇上去买东西,经过一条街的时候看到了那些身着全副武装盔甲的人。
他们大呼小叫,在街口大肆宣扬着自己的战绩。
……比如谁谁谁,昨天又杀死了怎么可怕的龙。
听到“龙”清光敏感地颤了一下,随后压低帽子打算走远些,不想再听下去。
“你们看,这个,就是卡帕尔雅龙的画像!这几年啊。王公贵族可都在找卡帕尔雅龙!它是绝对邪恶的象征,现在所有的屠龙士都在搜寻它,只要能杀一条,那可是享不尽的美名和高官厚禄啊!”大汉拍了拍手上的羊皮纸,浑厚的声音响亮地回荡在街口。
“我们这么多屠龙士聚集在这里,就是来找它的!”
清光瞪大了眼睛,迈出的高跟靴子停顿了一下,继而向前嗒嗒地行进。
14.
安定一直乖乖待在原地。
它一直看着清光的扫帚消失的那个方向。
直到天色暗了下来。
血红色的晚霞一点点消散,被涌上来的墨黑吞噬殆尽。
“……清光?”
它从一直坐着的那块岩石上站起来。
“清光!清光――”
呼唤声在空荡荡的森林里,连回音都被吞噬得干干净净。
呼唤声变为呜咽,安定蜷缩在那块岩石上,把头埋在腿间。
“清光……为什么还不来啊。”


评论(5)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