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若废柴

主推安清/三日清
主清右
musket/mu/m受
cp@临河梓
杂食无洁癖
吃的cp很杂!!!!!!洁癖党慎关!!
沉迷刀坑的废柴审神者
努力文画双修ing
欢迎加我企鹅2744247565
我一.点.都.不.黄!!!!!

假象 堀清

*堀清
*ooc有
*自爽有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系列






*
又在下雨了。

堀川国广撑开一把红伞,隔过细密的水雾望过去。

屯所的大门前,一个红衣的少年站在那里,大雨模糊了他的面貌,他就那样站在雨雾中,不言不语地看着他,衣料已经全然被淋湿,碎发湿哒哒地垂在额前,不断地往下滴着水。

……你到底是什么。

*
是从三个月前开始的。

四个月前,五月四日的那天晚上。

加州清光,折。

*
烟火后的街道弥漫着硝烟的呛人味道,灯笼晃来晃去,在漆黑的夜色里晃得他头晕。

他想哭,但是眼泪像是枯竭了一般,最后他呆呆地看了一眼池田屋的二楼,抹了一把眼睛,跟上已经离开大半的人群和晃来晃去的灯笼。

他跟随在土方的身后,始终不再回头一眼去看一看三条大桥的那一端。

灯火一盏一盏地熄灭了。

再没有光。

是的,再也没有。
*
那个影子,是悄无声息地出现的。

有时出现在他的床前,安静地跪坐在那里;有时出现在街道的那一头,然后从他的身边擦过去,每一次伸手都只能抓到虚空。

“它”从来不说话。永远只是安静地看着他,无论黑夜还是白天,如影随形。

“它”有着属于清光的一切,却又虚幻得像个泡影。

可是他不在了啊。

不在了啊。

所以,“你”到底是什么啊。

堀川国广拢紧了被子,看着微弱的灯光和灯光后沉默的影子,苦笑出声。

尚且幼小的和泉守兼定翻了个身,呢喃着什么梦话。

天快亮了。

*
长期的失眠和疲惫把他拖垮了。

但他还是努力地像以前一样,微笑着去洗衣服,照顾完全没有生活自理能力的和泉守,安慰清光离开后终日红着眼圈的大和守安定,优秀地完成每一次副长交给他的任务。

没有人会来安慰他,他也不能让别人来安慰他。

大家都很忙,他还有很多事要做,他不能倒下。

可是要是你还在就好了。

明明知道“要是”“如果”是最没用的词汇,还是会忍不住说出来啊。

*
他慢慢地下沉着,越来越冰冷的海水和微弱的光铺天盖地涌了上来,穿透他的身体四肢。

这个时候哭泣的话,泪水会和海水融为一体吧。

你是不是就不会为我难过了呢?

那个影子在歪歪扭扭飘斜上升中的气泡里一点点消散了,最后的一刻,“它”向他伸出了手,同样冰凉的手紧紧握住他的,笑了。

是了。

不过是假象。







我都在干什么啊……

笑不出来。

(趴)

🍓:

b站av31734272

做了个幸福安心挖地委员会的手书
纯属摸鱼自娱自乐产物
祝大家都能挖到弟弟()

那些占tag发广告的我请你自重谢谢
天天发你不累我举报都累

大家看到也请随手举报谢谢

君之诗 三日清

*神明三日月×人类清光
*很短,只是一时脑洞

*ooc有



——你梦见过神明吗?

加州清光在文档上打下这么一行字,然后端起小桌上的马克杯浅浅啜了一口,杵着下巴继续往下写。

夜色已经深了,夏日已经过去了,天气也不那么炎热了,也没有烦人的虫鸣,但是他却似乎陷入了瓶颈。

加州清光是不信神的。他无从得知神明应该是怎样的姿态。

他只知道神明应该是高高在上的,慈悲而公正的,坐在云端或者神社里,安静地看着世间百态,不言不语。

啊啊……太让人头疼了。

一杯子咖啡喝下去了,文档上的字数统计还是惨淡的152字,一个字都再憋不出来了。

这样的感觉真是太讨厌了。

加州清光和闪着荧光的电脑屏幕大眼瞪小眼了半天, 最后啪地一声合上笔记本电脑,决定先洗个澡再好好睡一个美容觉。

神明大人啊,如果你真的存在的话就请让我一觉醒来看到写好的一万字的文档吧!!!

*
“当……当……”像隔了一层水雾,响起模糊不清的乐声,由远而近,一层层渲染过来。

加州清光立在石阶下,隔着水雾看到掩映在树丛中的神社的屋顶,依稀记起那是幼时跟着长辈去神社时所听到的,祭祀神明的乐音。

没想到居然还记得。

像是被什么指引着,加州清光不由自主地踏上了青石石阶。

在他踏入红色鸟居的一瞬,像小石子落入水中,只轻轻地嗒一声,世界由真白变为了夜空,脚下是荡漾的水,薄雾散去,一轮明月悬在夜空,静默而冷清地发出轻柔的光芒。

月明风清,美得恍若不是人世。

也许……这也根本不是人世。

有一个男人站在那里,身着蓝色的狩衣,墨蓝的发丝和金绣的流苏随着清风徐徐飘摇,他缓缓转过来,微笑着看着加州清光,仿若神明凝视着他虔诚的信徒。

是神明吗?

男人不声不响地走过来,一步便是一朵倒映着破碎月影的涟漪,依然笑着,突然那笑像是释然了什么,男人弯下腰,拂开呆立的加州清光额头的碎发,在额头落下一吻。

“加州……我的加州……”

他在说什么…?

糟糕……额头要烧起来了……

这就是……神明的眷顾吗?

加州清光大气都不敢出,脸已经不争气地红了起来。

啊啊,真是个不检点的神明大人。

*

起床,洗漱,从冰箱里翻出一片吐司叼在嘴里,加州清光打开了电脑,沉着气点开文档。

右上角依然是可怜的152。

果然啊。

真是的,既然要眷顾我就帮我写点文档啊!不帮忙就算了,还被亲了额头是怎么回事?

加州清光暗暗咒骂着那位不正经的“神明大人”,一边把吐司塞进嘴里,大喝了一口牛奶。

*
“见到那孩子了?”

“是啊哈哈哈,比以前更腼腆了呢。”男人捧着茶杯笑眯眯地坐在神社的回廊上,“不过还是像只可爱的小猫咪。”

“……你开心就好。”小狐丸扯了扯嘴角,无可奈何地看着自己的这位有些莫名其妙的兄弟,开始梳理自己的毛发。

头发又打结了可真糟糕………

要是是那孩子还在的时候就好了。

“人类的话,会淡忘的吧。毕竟都过了十年了,那孩子也不会再记得什么了,再执着下去也没有用的。”

“是呢……那孩子的确已经不记得以前发生过的事了……”有一片不知哪来的樱花悄然飘落,落在了茶杯里,晃晃荡荡。

“只是老爷爷还是放不下当年那只可爱的小猫咪啊,哈哈哈哈哈哈。”

————————————
大概设定就是清光小的时候住在神社附近,经常跑过去玩,结果因为是小孩子心性单纯,偶然就不小心穿过了结界跑到了神明居住的空间,后来就和三条家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但是长大搬走以后就不记得发生过的事情,也不能再穿过去了,从此就再也没有任何对三条和三日月的记忆了。

噩梦

………………………………………………………………

这一周都在画草莓哥哥🍓
请无视刀纹因为我想不起来怎么画了()

*安清现pa
*abo有
*r18妊娠车
*含微量两句话爷鹤
*3000+左右字数   含2600+肉

感觉时间变得很慢了呢。

要说从什么时候开始,大概是那个新婚假期结束的时候吧。

加州清光搅拌着锅里的汤,翻看着杂志上的甜点做法——前几天某个人就开始一直念叨着说想吃杏仁甜饼,也不知道是怎么突然有了这样的念头。

这两天也想吃点酸的,家里的发酵粉也不多了……

嗯……明天出去的时候顺便买些材料回来吧,要记得买一些腌黄瓜之类的回来。

一串连续的叩门声,加州清光关了火随手在围裙上抹掉水渍,时间还早,这个时候大和守安定还不会回来。那是谁呢?

一开门一束鲜艳的玫瑰就先人一步闯了进来,奶声奶气的童音紧随其后。

“七夕节快乐!”

加州清光一愣,接过那一小束香槟色的玫瑰花,叉着腰对着楼梯拐角拖长了声音喊了一句。

“喂喂,鹤丸先生,七夕不好好在家和丈夫共度佳节真的好吗?”

“爹地没有一起来哦。”小朋友睁大了圆圆的眼睛,稚气十足,“爸爸说让我送完花就回去,光忠叔叔会带我去游乐园玩。”

啊……还真是一贯的作风啊。

不是很懂你们老夫老妻诶。

加州清光本想去厨房拿着饼干给小朋友吃,结果等他从厨房出来,人已经跑得没影儿了。

那就等做好杏仁甜饼的时候再送一些过去好了。

他拆开玫瑰花插到餐桌上的花瓶里,依稀记得这个花瓶是新婚旅行的时候从某一个不知名的小镇带回来的东西,加州清光一开始非常嫌弃这个丑丑的条纹瓶子,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下班回家路上到鹤丸夫妻俩的花店里带一支花回来插在花瓶里。

有时候是一支雏菊,有时候是一支玫瑰或者百合。

直到加州清光发现自己居然买了一个花纹相同的杯子回来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已经被大和守安定可怕的直男审美传染了。

也许就是这样吧。

加州清光这样想着,偷偷在大和守安定的衬衫领子上缝上小小的“kiyo”和可爱过分的樱花花纹的时候就忍不住笑了。

*
大和守安定回到家推开家门的时候,看到了他的小爱人趴在餐桌上小憩,面前还摆着一束玫瑰,并不鲜艳招摇的香槟色花瓣卷卷地耷拉下来,落在他的发梢。

“我回来了。”他微笑着弯腰低声说道。

“唔……”加州清光揉揉眼睛,像午后晒着太阳的慵懒猫咪,趴在桌子上不想动的样子,“回来得这么早?”

“嗯,今天特殊嘛。感觉怎么样?没有哪里不舒服吧?”

“没有哦。”加州清光微笑着抚了抚微隆的小腹,感觉还难以想象里面居然睡着一个幼小的孩子。

五个月了还不是很显怀,总是微微隆着一点,只有卧躺下来将腿收起来的时候才能看到一个圆鼓鼓的小包子模样,越看越讨人喜欢。

“今年七夕可没有特别做什么好吃的哦。”加州清光把汤碗端过来,大和守安定赶快去帮他把烧鱼也端出来,“想吃味噌汤配米饭还是米饭配味增汤呢?”

“清光。”

“什么?”加州清光歪着头眨了眨眼睛。

“想吃清光呀。”大和守安定笑得一脸纯良,飞快地嘬了一口愣愣的加州清光的脸颊。

嗯,奶香味的哦。

“无不无聊啊……”这样说着的加州清光还是红透了脸。

明明都已经做了这么久的夫妻了为什么还是老会被这家伙无聊的话弄得脸红啊。

太差劲了。

*

“今天七夕,要一起去街上逛逛吗?街上很热闹哦。”

“不去了,今年在家里过好了。”加州清光玩着手机往旁边一倒,侧躺到大和守安定的腿上,张嘴示意大和守安定。

大和守安定拿了桌上的曲奇塞到加州清光的嘴里:“确定不去?”

“去了有什么意思啊,还不如两个人一起安安稳稳待在家里。……我可不想像上次那样。打广播去找像乱跑的博美犬一样的家伙麻烦死了。”差点不小心说出来肉麻兮兮的话,加州清光赶快打了个幌子压过去。

“哦?我可是记得那个时候清光急得差点哭了,找到清光的时候是谁像只被抛弃的小猫咪一样……”

“才没有!!!!!”加州清光立刻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叫起来去捏大和守安定的脸,对方笑呵呵拉住他的手一压,低下头去吻他的嘴唇。

“唔唔唔?!”

这个吻并不绵长,只是简单的唇瓣相贴就挑逗起加州清光的某根神经,牵扯蔓延到全身。

……突然……好想要……

大和守安定放开他,想起身去把曲奇的盒子扔掉,加州清光却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搂住大和守安定,将他箍在沙发上。

“安定……”

他闻到了熟悉的,甜美的蔷薇气息。

心照不宣地,大和守安定抚摸着加州清光后颈上标记的痕迹,一切了然于心。

但是他还是很顾虑。毕竟现在……

他的目光落在了加州清光的小腹上。

“现在还不行的吧……再等等,再过几个月就可以了,忍忍。”

“可是今天是七夕。”加州清光的喘()息在腺体被刺激的作用下渲染上了色()情的意味,“没关系的。只是一次,一次就好……你也忍了很久了没错吧。”

加州清光带了情()欲的暗红双眸凝视着他,呼了一口气。

面对任性的爱人,大和守安定也没了辙。

的确,他们已经很久没有……

“好。”

请上车
接下来就是高中啦
学校查的很严不可能带手机所以()
接下来的半年就几乎处于躺尸状态了
一辆车码了一星期我真是个人才
错过了七夕大家将就看吧……
晚安(滚去睡觉)

由于手机丢失的事情同时也丢失了一堆文稿
所以大部分没有填坑的垃圾篓都不会有后续了!(跳楼一小时)
那篇点文的爷清车之前的稿子也丢失了所以没办法补上十分抱歉!